驻韩美军费用为何谈不拢?
韩美两国就签订第十份《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》进行了10轮谈判,因对协议“总体规模”存在分歧,双方未能达成最终协议。这不仅将使驻韩美军在2019年可能面临“停摆”,也让人们对韩美军事同盟的未来生疑。当前朝鲜半岛局势微妙,韩美双方在防卫费分担问题上互不相让,引发外界高度关注。

    1月8日,韩国国防部长郑景斗与美国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通电话,认为“在任何情况下,韩美同盟关系和联合防卫态势都绝不会动摇”。韩美两国防长的表态,既是沙纳汉履新进行工作沟通的“规定动作”,也可视为韩美第十份《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》谈判破裂后的“战后宣言”。

    特朗普就任总统不久就表示,“希望美韩一起努力确保两国公平地分担驻韩美军的费用”。2018年,韩国分担的防卫费提高到9602亿韩元(约合8.6亿美元)。美国对此仍不满意,特朗普称“驻韩美军一年驻扎费用为35亿美元,但韩国仅支付6亿美元”,这直接导致了韩美防卫费分担谈判宣告破裂。美韩双方在驻韩美军防卫费的分担数额、协定有效期、防卫费分担项目等方面存在分歧。

    特朗普执政后,要求韩国将防卫费分担额增加到1.8万亿韩元,这几乎是2.85万驻韩美军全部的军费开支。特朗普政府“狮子大开口”引发了韩国的强烈不满。

    在2018年12月的第十轮韩美防卫费分担谈判中,美国提议将协定有效期由5年缩减为1年。韩国则认为协定一直是5年一签,改为1年一签不合常规。有分析认为,美国将于今年和日本、北约成员国就防卫费进行协商,此举意在与盟友统一防卫费分担标准。 【详细】

何为韩美《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》

    《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》主要是为了解决韩美两国分担驻韩美军军费问题而产生。朝鲜战争结束后,韩美于1953年10月签订《共同防御条约》,韩国允许美国在韩国领土及其周边水域部署陆海空军。1966年,韩美签署《驻韩美军地位协定》,其中第五条规定韩国向美方免费提供设施和用地,此外的所有费用由美军承担。此后,美军一直按协定内容自行承担驻韩所需费用。

    上世纪70年代美国的全球霸权相对衰落,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提出,让北约和日本等盟国分担美国在欧亚地区的防务成本。1988年,美国以自身财政赤字为由,正式向韩日等盟国提出防卫费分担要求。1991年,韩国政府表示,考虑到“驻韩美军的重要性和战略价值”,最终与美国签订了关于驻韩美军驻扎费用的《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》。从此,美军驻韩费用的一部分转由韩方承担。

    根据协定,韩国承担的防卫费主要包括:驻韩美军雇用的韩国人员工资、装备修理维护和弹药储藏管理费用、美军基地内的营房建设费用等款项。从1991年至今,韩美两国先后签订了9份《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》。

    随着新兴国家的崛起以及美国影响力的相对下降,美国持续抛出“免费搭车论”,要求盟友大幅增加防卫费分担额。近年来,美国多次要求韩国提高驻韩美军费用的分摊比例,从1996年开始,韩方的分担比例每3年大约增加10%,分担额从最初的1.5亿美元提高到2018年的约8.6亿美元。协定的有效期最初为2~3年,到李明博、朴槿惠执政时期延长为5年。

    2014年1月签订的第9次《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》截至2018年12月31日到期。根据协定,韩国每年应分担的防卫费总额约为9300亿韩元,随后4年每年增幅不超过4%。

    出于各自国家利益的考量,韩美两国在防卫费分担方面一直存在分歧。为此,韩美两国会就防卫费总额、年增长率、协议有效时间等问题进行磋商,以签订新的协定,由此也就有了韩美防卫费分担谈判。在美韩防卫费分担问题谈判过程中,美方不断要求韩方增加防卫费分担额。韩方则坚持,韩国对驻韩美军提供的直接和间接经费不少,应当尽可能控制韩方负担的防卫费增长。因此,韩美的防卫费分担谈判也时常被迫拖延。 【详细】

不排除两国元首“直接谈”

 点击看大图

    韩国政府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官员本周告诉韩联社记者,鉴于驻韩美军费用分摊谈判“在某个级别进展不畅”,下一步谈判规格势必升级,即韩美双方会出动高层人物继续谈判。

    当记者问及韩国总统文在寅和美国总统唐纳德·特朗普是否会介入,就驻军费分摊事宜讨价还价,这名官员答道:“一切皆有可能。”

    韩联社报道,韩国外交部长官康京和、美国国务卿迈克·蓬佩奥加入谈判的可能性较高。韩美迄今没有宣布何时开始第11轮谈判,显示双方都需要时间重新制订策略。

    不少官员担心,由于韩美没能及时谈妥驻军费事宜,驻韩美军雇用的韩籍员工恐怕会被欠薪。 【详细】

韩国最终作出让步的可能性更大

点击看大图

    目前,大约有8700名韩国员工向驻韩美军提供行政、技术和其他方面的服务。由于第九份《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》已于2018年12月31日到期,如果今年2月韩美仍未达成一致,那么驻韩美军的韩国员工将在4月面临“无薪休假”。这将是韩美防卫费分担谈判破裂最直接的后果。

    在第十轮韩美防卫费分担谈判破裂后不久,美国总统特朗普连续两天在推特发文,就防卫费分担额问题对韩国施压。

    事实上,2018年以来朝鲜半岛局势发生积极变化,安全局势由高度紧张向逐渐缓和的方向发展,韩国面临的外部安全环境大为改善。这在某种程度上降低了韩国对美国的不对称依赖,对美韩同盟也产生了一定的冲击。虽然美国表示驻韩美军的规模和性质保持不变,韩国也声称驻韩美军问题与签署朝鲜半岛和平协定“毫无关联”,朝鲜也并未将驻韩美军撤离作为弃核的条件,但是随着形势发展,驻韩美军的地位和规模等具体问题恐怕最终还是要摆到谈判桌上,并成为各方协商的难点。

    韩美在历次防卫费分担问题上都是争吵不休,此次谈判也不例外。对于美国而言,如何以最少的成本维护美国的领导地位,是特朗普政府的主要战略考虑。对韩国而言,在防卫费分担问题上只有有限的自主权,不太可能从根本上改变增加防卫分担费用的趋势,韩国最终作出让步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。 【详细】

驻韩美军拟重振“联合国军”

点击看大图

    2018年11月,罗伯特·艾布拉姆斯就任驻韩美军司令。在此之前,他在美国参议院公开听证会上强调说,非军事区是“联合国军”司令部的管辖范围。

    艾布拉姆斯兼任“联合国军”、美韩联军和驻韩美军司令。对于艾布拉姆斯的发言,1名韩军前军官表示:“这体现出美国希望强化‘联合国军’功能的战略。”

    驻韩美军将此战略称为重振“联合国军”,一方面减少在“联合国军”和驻韩美军兼任职务的人,另一方面增加除美韩之外的16个成员国的人员。 2018年,由美国第7航空队司令兼任的“联合国军”副司令一职,被1名加拿大军队中将继任。英澳加等国的军人也陆续替代了美军兼任的一些校官级职务。

    报道称,一直以来,即使在非军事区发生事件,“联合国军”也多交由韩军处理。美国此次推进改革的目的在于,为今后“联合国军”独自执行任务打下基础,增加“伙伴”。

    据韩国政府有关人士透露,驻韩美军对这一动向抱有较深的危机意识。这是因为,如果签署和平协定,则可能不再需要“联合国军”。美国正向有关国家强调设立“联合国军”的必要性,称“朝鲜并非放弃武装”。

    首尔外交人士指出,美国的目的在于防止出现其他国家撤出、仅保留驻韩美军的事态,担心国际社会对美国的支持将削弱。 【详细】

    特朗普称韩仅承担6亿美元防卫费分摊额 韩官员否认

    韩国防白皮书:2018年韩美联演次数同比减少25%

    韩媒:韩军接收六架F-35A隐形战机 两架3月抵韩

    推进“国防改革2.0”计划 韩国地面作战司令部成立

澳门威尼斯人网站